Z&Y

【周叶】仲夏爱情故事(Fin.)

*HP paro,学院是随便设定的(。)一个套路与反套路的故事XD

*2000fo了,感谢大家还记得我这条半年没更新的咸鱼

*OOC!OOC!OOC!

 

1.

 

周泽楷收到了一盒巧克力。

这没什么奇怪的:周小帅哥向来被称为“格兰芬多的礼物”,三百六十天中至少有三百天会收到这样那样的巧克力——兔子模样,拆开纸盒就会满屋子乱跳的;咬过一口后,表面会浮现出示爱诗句的;看似普通,却会趁人不注意开口唱情歌的……对角巷的魔法把戏坊为鬼灵精怪的霍格沃茨女生们提供了层出不穷的告白道具,每逢新品上市,周泽楷就会源源不断地从她们手上收到礼物,年末时,往往就能攒够全套把戏坊的“情挑男巫”系列产品。

即使知道这些巧克力往往不像表面那样简单,面对一个个满脸通红、眼角挂泪的女生时,残忍拒绝她们手中捧着的巧克力仍不是一名优秀男巫应有的行为。周泽楷生性腼腆,不善言辞,无论经历过多少次类似的事,再度面对同样场景依然会令他不知所措。因此,当他终于离开热情的姑娘们、回到学院塔楼的公共休息室时,叶修已陷在软绵绵的扶手椅中,等了他好一会了。

“前辈。”周泽楷从画像口翻下,一眼便望见了他。

叶修从羊皮纸上抬起眼:“哟,哪来的巧克力?”

“……有人送的。”

叶修瞥了他一眼。

“路上,被堵住了。”他立刻坦白,“我不喜欢她。”

“……”叶修没什么反应,“正好有点饿了,介不介意我拿一块?”

周泽楷当然不介意。他把礼盒往叶修面前推了推,“都给你。”

 

回来的路上,他已对这次的巧克力念过了“原形立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被变出来,应该只是普通的糖果。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有一种魔药,常被魔法商店伪装为香水或化妆品偷渡入学校,足以让每一位负责搜查的级长焦头烂额,连看门人的探测仪都无法辨别……

如果他知道这回事,一定不会让叶修吃下那块巧克力。

但意外发生的时候,他只是装作对叶修笔下那张写满变形术论文的羊皮纸充满兴趣的样子,不动声色地往叶修身边靠去。他的手撑在他身后,从后面看,这个姿势相当完美,仿佛他正抱着叶修,如每一对黏糊的小情侣一样——而叶修对此似乎毫无察觉。他撕开了巧克力亮晶晶的包装纸,一口咬了下去,含糊不清地说:“好甜,咦,有夹心——”

他的话戛然而止。

周泽楷偏头去看他,手一抖,羽毛笔落在地上:“……”

 

叶修捧着脸,只从指缝间露出一双眼睛。他就仰着这双星星般的眼睛望向周泽楷,红晕一点点润上眼角:

“小周,”他很小声地说,“我恋爱了。”

 

2.

 

——巧克力里加了迷情剂。

周泽楷立即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在之前的魔药课上,他们才刚认识过这种威力惊人的爱情魔药。坩埚里的液体泛着珍珠母般的光泽,水蒸气呈螺旋状缓缓上升,教授在一旁介绍道:“这种魔药会带来强烈的痴迷感,几乎能让你在一瞬间对制作者情根深种……”

……天哪。

“前辈,”他轻轻地问,“你……喜欢上谁了?”

叶修没答话。他认真地思考了很久,才苦恼地摇摇头:“我不知道……她的面孔很模糊,我看不清。”

看来那姑娘没加对剂量。周泽楷的心落下来不过一秒,却见叶修的眼睛霍然亮了:“不行,我要去找她!没有她的生活,一刻都不能忍……我要去找她!”

他推开周泽楷,一改平时懒洋洋的样子,从扶手椅上一跃而起。周泽楷吓了一跳,忙拽住他的手:“别急!”

“你知道她在哪吗?”叶修没挣开他的手,很不满。

“……我知道。”周泽楷说了他生平第一个谎,“你跟我来。”

 

他牵着叶修的手,往地下的魔药教室走去。那里的壁橱里备着常用药草,他记得迷情剂的解药并不罕见,也不难配制……叶修很乖地任他牵着,像只惴惴不安的小动物,喃喃道:“我们要去见她?我、我还没准备好……我看上去怎么样?”

“好极了。”周泽楷说。*

“那就好。”叶修放心了。安静不过片刻,他又紧张起来:“我还没见过她!她是什么样子的?啊,她一定很好看……”

“没我好看。”周泽楷说。

“是吗?”叶修迷迷糊糊地自言自语,“嗯,你是挺好看的……”

周泽楷的脚步一顿。他想吻他。

“她住在地下吗?”叶修问。

“嗯。”周泽楷忍住了。他推开教室大门,引叶修在高脚凳上坐好。叶修一刻都不安分,眼珠滚过一圈,一片人影都没看到——”她在哪儿?她还没来吗?“

“马上就来。”周泽楷冲向角落的壁橱,扒拉出一个配药包:还好,该有的材料都有。

“我看不见她,”叶修朝门口张望着,“她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裙子?”

周泽楷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黑色的。”

 

桌上列了一排小水晶瓶,银刀坩埚一应俱全。周泽楷抓过一把小刀,迅速榨尽草药里的汁水,往瓶里一样样加着东西。他没放过余光里叶修的动作:他的前辈正忐忑不安地坐在椅子上,像热铁皮屋顶上的猫,每过几秒,就要将自己的头发往后拨拉,像足了那些等着爱人的少女——他忽然一阵嫉妒。

——我都没来得及表白。他想。

叶修跳下凳子,向他挨近:“她怎么还不来?是不是有事耽误了?”

“她没事,”周泽楷递给他一杯澄清的液体:“先喝这个。”

“这是什么?”叶修皱起眉。

“能让你……嗯……”他编不下去,一时卡住。而叶修正歪头等着他的答案,眼里覆着茫然的水光,可爱得要命——他又想吻他了。

不行,这次好像忍不住。

等等。

周泽楷眼前一亮。他顿了顿,谨慎地将关于迷情剂的知识又从记忆里找出来过了一遍——喝下解药后,受害巫师被药物控制时的记忆会受到影响,此时身边需要有人陪同,以免发生记忆混乱问题……

他迅速将杯子抢了回来。

叶修莫名其妙地望着他,不知道眼前人为什么忽然出尔反尔。不等他回神,周泽楷仰头喝下解药,手指扣上他的后颈,将他按了下来。

“……”

 

清凉的药液被唇舌渡入口中,好像有点甜。叶修睁大眼睛看着周泽楷,眼中灼热的神色骤然一僵,一度一度地降了温。

而周泽楷正双眼一眨不眨地观察着他的表情。与此同时,他一把拽下自己的扣子,长袍落了一地。可能还不够可怜,他想,又将领口向下一拉,抓着叶修的手放了上去。

等叶修震惊地向后退去时,他已及时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眉梢向下垂,嘴角抿着,十足泫然欲泣,十足我见犹怜:“前辈……”

叶修:“……”

“巧克力里,有迷情剂。”他小声解释。

叶修的手僵在他领口边上,此时才飞快抽了回去。他别过眼,仿佛不敢面对眼前衣衫凌乱、面带潮红的学弟,掩饰般咳了咳,“我……”

“你向我告白,”周泽楷面不改色地说了人生中的第二个谎,“还亲我。”

叶修:“……”


前辈看上去,好像没有不开心。

他脸红了。

他低头了。

他……

又想吻他了。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拉住他的手。叶修没有挣脱。

 

“前辈,”他抱住叶修,“对我负责。”

 

3.

 

“周泽楷和叶修搞在一起了。”黄少天对方锐说。

“嗯啊,”方锐咬了口巧克力蛙,“没眼看。”

“老叶很行啊,”黄少天也拆了一个巧克力蛙,一个没抓住,让它从窗子里跳出去了。他骂了一声,继续叨叨:“说起来他好久以前就看上人家了,却死都不追,说是要深谋远虑再下手……上个星期才跟我说准备行动,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真是世风日下……话说,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方锐把巧克力蛙的头咬了下来:“听老叶说,好像是上次误吃了别人送给小周的巧克力,巧克力里有迷情剂,然后这样那样,那样这样之后,就顺势告白了。那次周泽楷拉着他冲出休息室的时候,你不是也在吗?“

黄少天想了想,大惊失色:“你难道是说——三天前那次?!”

“对呀。”

“那那那那那……那个巧克力,”黄少天压低了声音,“是不是他们落在桌子上那盒?”

“是呀。”

“我也吃了啊!那天我正好没吃午饭,就去摸了一块。”黄少天望着方锐,“我……怎么没事?”

“……”

他们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真相。

 

“靠。”黄少天喃喃道,“格兰芬多,扣十分。”

 

END

 

 *化用HP原作


评论(74)
热度(942)

© 露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