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小情歌(下)

上篇


04

——前辈看了昨晚蓝雨对微草的比赛么?

——看了。王杰希也算渐渐找到了最适合当下的打法,我看昨晚蓝雨那帮人被他整的够呛。再到下一轮,他和团队估计也能磨合得差不多了。
——没记错的话,下一场微草是对上嘉世。

——是啊。不过别担心,要想赢叶秋,他还差一截呢。

……

之后回头想想,其实那人也并没有如何刻意去掩藏自己的身份。而当时的周泽楷,还沉浸在“多了一个神秘的朋友”的喜悦中,几近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谈话的每一字句,不敢多问一句会使他们建立现实联系的话,生怕对方一气之下永远把书合上中断他们之间本就只有一纸之薄的纽带——好不容易遇上一位能与他在荣耀方面如此契合的朋友,他知道自己应学会知足。


但渴望了解对方的心是永远难以满足的。


他把那人递来的所有纸条都好好收进了一个小盒子里,没事甚至还会翻出来看看。那人的字迹说不上多么好看,却自有一种潇洒闲散的气度;那人日间似乎很忙,少有时间能回复他的讯息,往往要等到第二天上午才能收到只言片语,应是已经工作了吧;那人的语气往往是漫不经心的,无论谈的是怎样出神入化的战术打法,隔着纸面都能想象对方气定神闲的模样——他的荣耀水平到底有多高呢?想知道他的角色名,真想和他打一场……这样的念头在他心里反复出现了多次,却始终没敢提出来。


转眼便又过了大半年。他一直好好地收着这本早已过期的杂志,无论其他同学怎样好奇(“我这本早就丢了,你怎么还留着啊”)都始终将它放在抽屉中书堆的最上层。每天早上翻开书页寻找那人的纸条仿佛已成了平淡生活里不可缺失的一部分,两人都心照不宣地继续了这场只存在彼此之间的游戏,内容也逐渐从单纯的交流荣耀变得更加宽泛了起来。


——我们这里,今天下雪了。

——以前我家那边年年都会下雪。这几年来,倒是没怎么见过了。

——前辈家是在北方吗?

——嗯。在B市。

——也想看看,B市的雪。

——哈哈,你努力读书,或者努力玩荣耀,就能常去看了。

……


这样的交流方式往往需要花上很久的时间才能完成一个话题,在眼下信息高速流动的社会里,简直是小说里都不会有的复古情节。但相较即时通讯来说显得太过长久的等待往往加深了收到信息时的喜悦感,每一次的谈话都如此来之不易,值得珍之重之。每天虽只能收到对方的只言片语,对彼此的了解却如水滴般逐渐汇成小潭。愈是了解,便愈是好奇:那人到底在哪里,在做什么呢?他的名字是什么,长相又是什么样的呢?



答案并没有让他等待太久。


那一年的圣诞节,嘉世为了回馈支持者,也为了平息众人长期见不到叶秋大神的怨念,终于让这位联盟最神秘的选手勉为其难地参与了一次活动。说是参与,其实也不过是请他签了几张明信片,送给了被选中的幸运粉丝。这还是除了上次那短短几句QQ访谈外叶秋唯一在赛场下展露给大家的信息,得到特签的妹子兴奋之余拍照发了微博,嘉世亦转发祝贺——


那时周泽楷还窝在冬日格外温暖的被窝里玩手机。这条新消息出现在他刚刚刷新过的页面上,他只看了一眼,手一滑,手机便好巧不巧地正砸在他的鼻梁上,发出“啪”地一声脆响。


图片上的内容其实也很简单。叶秋不过只写了几个字:祝学习进步,荣耀顺利。


而他甚至顾不上去揉揉被砸得发红的鼻子,满脑子只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在不停打转——他说……他说他姓叶。


他荣耀玩的特别好。


他已经工作了。白天很忙。


他对嘉世的回护。


眼神又落回屏幕上。他……

 

他的字迹,他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05


“他是叶秋”的事实,并没有给他们带来怎样的变化。再度握起笔时,周泽楷比自己想的要镇定。比起和一位传说般的选手交流会给人带来的紧张感,他有的其实更多是开心——他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强,甚至还要更强。


而我比很多人都更了解他一些。


——小周快高三了吧?学习紧张吗?

——还好。前辈那时是什么感觉呢?

——我?我当然是没问题的。


翌日周泽楷便将自己的习题抄了一份夹在书里给他。叶秋还回来时纸面上仍是干干净净,只在几个字下面画了一道杠:这里需要注意一下。*


他盯着那处看了几遍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悻悻地把纸面折好准备放进平时收纳的盒子里,才见纸的背面还有一行字:好吧,我不太懂这些。


周泽楷在寂静的自习课上笑出了声。


 

自此之后,每收到叶秋的消息,他总要翻来覆去地看上几遍,生怕那人还藏了什么信息在纸片角落。这人每次的用纸也很有风格,大多是从什么趁手的地方抓来就用的,杂志边角,便利贴,甚至还有一次直接写在纸巾上就寄过来了——久而久之,他便有了一整盒稀奇古怪的收藏。


直到那日,他如往常般翻到纸的背面,猝不及防地看见了一行小字:


我把你的衣服都拿去洗啦。新买的放桌上了,别忘了试!

落款是“橙”。


那字迹清秀娟丽,一看便知是女孩手笔。方才看到纸条的微笑还凝在嘴角,直到看到第三遍,才慢慢地放了下去。


这样看来,她和前辈是住在一起?算算年纪,叶秋前辈也应该有二十一二了,他这么好的人,总不至于没有——他不想再想下去了。他不懂这心里晦涩难明的滋味是什么,也知道也许仍该守住这条界——但他总不是那么容易怯弱的人。


——上次的纸条背后,我看见了。

      “橙”,是女孩子?


这次的回信意外地来的很快。


——嗯,是朋友的妹妹。

       总担心我一个人活不下去,让你见笑了。


……你本不用这么解释的。他把这两行字反复看了几遍,眉眼控制不住地弯了弯。


——马上就到前辈生日了吧。

        想送给前辈一份礼物。


已经是暮春了。忘了是在聊什么的时候,叶秋提过,他是五月底的双子座。


——小周真乖啊。随便什么都行,能夹在书里的就好了。

——嗯^ ^


他早就想好了。


有些话——有些不该说的,又早就该说的话——是时候告诉他了。


06


但他终是没等到送出礼物的那一刻。那一日是周末,为了不错过这个日子,他破天荒头一次将杂志带回了家中。第二天下午,他从补习班赶回家里,便发现杂志已不在原位。


“你以前的过期杂志不都会及时处理的吗?我看那都已经是去年的刊物了……”周妈妈看他仍垂着头,不知是不是错觉,眼眶都泛红了,语气懊悔起来,“对不起,我不知道——”


“妈,”他却只抬起了一只手,阻住了她接下来的话:“我想好了。下个月,就去试训。”


这大约是他至那日为止说过的话中,最坚定的一句。


07


第五赛季周泽楷横空出世,一出道便接手了一枪穿云,开赛以来个人赛更是未逢败绩。无数评论员都等着新赛季嘉世与轮回的第一战,猜想究竟是新王上位还是老将守擂——而他们所不知的是,没有谁比当事人更期待这一次相逢。


那日赛后,他有意留到了最后,没有和队友们一起走:叶秋有稍晚一点再离开的习惯,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那人就在选手通道的另一侧,指尖夹着一支烟,半个身子靠在墙上,听到他的步声,便侧过头来,微笑着看他。


“我该说‘好久不见’吗?好像不太恰当。”男人笑着说,“不过,我要说,你比我想的更帅,小周。”


他觉得自己的脸一下热了起来:“我记得,还欠你一份礼物。”


“去年那份吗?”叶秋看着他慢慢走到自己前面,挑眉笑了。


那封信就在他身后的背包里。但他不准备送了。“给你更好的。”他承诺道。


他站在叶秋身前,慢慢俯下了身。




END




*化用原作梗



TXT


评论(27)
热度(491)

© 露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