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

【周叶】小情歌(上)

*原作向,两发完。梗来自朱川湊人《书签之恋》←一篇非常棒的文!


01

奇迹降临的时候,当事人往往不知自己已处在故事之中。至少在周泽楷打开抽屉、再次翻开那本《荣耀周刊》前,他仍以为这日与他平素的日常并无差别——上课,学习,课间看看早已买好准备认真去读的杂志,这是任何一位热爱荣耀的高中生都会有的常态。如果说与其他玩家有什么不同,那大约是他总要更深入一些:至少每逢周刊上登出了对联盟赛事的季度总结,他总会认认真真地将其上的打法或战术记下来,再加上几句自己的分析和思考,以在下次的游戏中付诸应用。

譬如今日,他便一如往常般地从书页里拿出了昨日夹进的那张活页纸,准备将剩下的一半笔记做完。

——然后他就失手将整本书都摔倒了地上。

顶着周围同学纷纷望过来的眼神,他匆忙回了个表示“没事”的抱歉微笑,便弯腰将那本杂志捡了起来。旁人见了这一幕,怕是会以为他书里冒出了什么虫子,才能让这位素来安静谨慎的同学露出这般不可思议的表情。而他却知道,书里没有什么可怖之物,却的确、的确多出了什么——

他昨日留下的纸页上,不知怎么地被人写满了批注。



02

这本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于同龄人而言,互相交流荣耀经验实是再平常不过的课余话题。但因天生的寡言内敛,周泽楷其实甚少坐进男生们喧哗拥挤的圈子里——比起听炫耀多于干货的游戏经历,他更乐意于自己私下研究。故班上的同学只知道他是个难见的荣耀高手,平常虽也有一起组队切磋,却极少在技术层面和他讨论问题(那本也已是他们所不能懂的领域)。可若不是班上的这些同学,谁会做这件事呢?

……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他的抽屉一直是锁上的。

即使偶有羞涩的女生能从缝隙中将情书塞进来,这不到半厘米的距离却实在不足以让颇有份量的电竞特刊自由出入。普通的日常忽然染上了些许灵异色彩,他呆呆地对着那张纸看了许久,直到自习课的铃声响起,才想起要看看那人究竟批了些什么。

本场落花狼藉V字绕回藏入树林,并非是脱队或放弃双核打法,其站位仍能与队伍形成联系,仍能形成包围架势——那人用笔轻轻打了个钩,并补到:是增加了加速装备,使及时撤防成为可能。

百花缭乱技能组合更多样,不同目的的光影施放更娴熟,实力进一步提升——一个钩上有一小点,批语:还不是没什么用。

……

微草对嘉世首战仍落败,王杰希的打法可靠性或还需检验——一个叉。批注:是叶秋太强。

……

从战术可行性到选手能力,甚至对有些不过是他当初随手写的东西,那人竟都一一做了回复。那语气是随意而几近谈笑的,却每次都能落到他未能想到的关窍处,甚至给他醍醐灌顶之感——至少在荣耀的战术方面,他一定是素养超过他的、高手中的高手。

……这样的人,即使不是职业选手,也早该在论坛上闯出名望,定不是他这样的普通玩家可比的。他又为什么、又怎么能给我回复呢?他有些纠结地想。

直到多年后再回望这一段,他才发现,他竟完全没有怀疑过纸面背后之人的用心,全然信任地投入到了这段几乎不可思议的通信中。这大约是同样热爱荣耀的人心中固有的相吸性,或直白地说,他本就注定要与那人提前相识。

“你是谁?”

而当时,在纸的边角写下这行字的他,并没有想过真的能得到回音。



03

“是我该问吧,你是哪位?”

第二天,他一到教室便迫不及待地翻开了这本杂志——高二学生的压力已然颇重,他是不敢轻易把这些课外书带回家的。一页一页地翻到昨日停下那处、看到这张像是从哪里随手撕下的纸条时,心里那些难以解释的隐秘期待便放下了。却又亦升起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的纸已写不下了。他把记满战术讨论的活页和那人送来的纸条都收好,才再拿出一张便笺纸,写到:

——“这是我的书。”

下午再翻开时,便笺已经消失,那人的回信也到了:

——“巧了,也是我的。”

那时正是数学课上。台上的老师在说的什么,已渐渐模糊成了触及神秘事件的背景音。他攥着那张纸条看了半晌,只觉得自己仿佛触到了一扇门——一扇仿佛只应存在于故事中的门,通过纸质的介质将散落两处的人们联系在一起——他不知该喜该忧,却听见了自己胸腔间清晰的心跳声,一响接一响。

没人能抵御成为传说的可能。握着笔的时候,他其实并不知道写些什么,只觉得绝不能让这奇妙的线断了。想了半天,付诸纸上时也不过是答案显而易见的一句话:你也很喜欢荣耀么?

“嗯”——那人的纸条很快便到了,可能一模一样的那本杂志正在他手里吧。

只有一个字,是我的问题太傻了吧……他抓了抓头发,拿了一张新的便笺:你很厉害。是第几区的?

——那是当然。第一区。

这理所当然般的语气逗得他笑了一下:什么职业?

——战法。你是神枪?

——嗯。前辈怎么知道?

——看你的笔记,对神枪手的理解总是更准确一些。还是个学生吧?

——谢谢。已经高二了。

——有没有兴趣以后来做职业选手?

被这样直白地说出了最近一直在想着的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还在考虑。

——加油,你的水平,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

如此这般的讨论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看着那些纸条便笺在书中消失又闪现,“拥有了一个秘密”的事实总提醒着他,这是一场只存在于他们两人间的奇迹。直到接近放学,他才忍不住写下了那个已在心头盘旋了一个下午的问题:

——可以知道怎么称呼前辈吗?我姓周。

这一次,回信来的很迟。他在放课后的教室里坐了许久,才等到了那张纸条。

——我姓叶。



TBC.


评论(24)
热度(457)

© 露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