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拍案惊奇 番外二(下)

追光(下)


4.

感情是种危险品,易燃,易爆,使人中毒,且不易长久存留。到了周泽楷这里,向来执行力满分的枪王却选择了将它长久积压下去,任其随时间发酵沉淀。爱吗,当然的,喜欢到想想就觉得酸涩的程度,却只敢锁死扣牢,生怕让人看出了其中关窍。像一颗小心翼翼藏了太多年的糖,只能偶尔拿出来看看,不能吃,摸一摸都是甜的。

叶秋是那样神龙般不见首尾的人,赛前握手都免了,赛后急急赶到选手通道里去想看他一眼,往往也只能见着他的背影。但遇见了又能怎么样呢,追上去打个招呼,得到一句“小周今天打得不错”的评价,相互简单点评几句, 苏沐橙过来,叶秋就挥挥手要走了。偶尔鼓起勇气借口尽地主之谊约他吃饭,真坐到了他身边,却紧张的连一次性筷子都不会拆。叶秋望着他微笑,袅袅的烟雾从他白皙的指间缓缓盘旋上升,他们之间不过几十厘米,动一动就会碰到彼此,于是他在整顿饭的时间里都僵着身体,生怕不小心惊动了身边的人。

这样的他,又遑论说些什么好听的。一顿饭下来大多是叶秋再说,他应几声,然后回到宿舍后戳心戳肺地懊恼。

第六赛季的全明星赛前,主办方要求选手入场前先照一张快照,当即会晒出来打上名字作为独一份的奖品送给稍后上场参加游戏的幸运观众。洗出来后,周泽楷拿着照片准备挂到一边的展板上。那里已经挂了许多选手的照片,唯独早早入场的叶秋特立独行。从不露脸的大神今天也一如既往地做了这个例外,打着“叶秋”两字的照片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上面当然没有史上最神秘选手的脸,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一叶之秋的高清照片。周泽楷呆呆地望了半晌,最终仍是把自己的照片挂到了一叶之秋旁边。

乘工作人员不注意,他掏出手机,给并排着的两张照片飞快照了一张——也算是终于有张合照了。




一整个全明星周末过去,两天里,他和叶秋甚至没能见上一面。这本不该是这样,回到俱乐部后,他在日记里总结这两天的行程,越想越懊恼。他至少应该给他打个电话,约他出来吃顿饭……那人未必不会答应。

等到反应过来,他才发现自己竟已经在日记里写下了方才想象的画面。“给前辈打了电话,约他出来吃饭”,他愣愣地看着这行字,不一会就满脸通红。

他握着笔,足足反省了半个小时,但最终,仍在句子后面补上了几个字:

“前辈说:好。”

H市与S市间迢迢一百六十公里,两张照片之间不过几厘米,在他笔下的世界里,“周泽楷”与“叶秋”亲密,毫无间隙。而真正的他与叶秋之间的距离,在当时,还是怎么都望不到尽头的。

最开始,他只是想离他近一点罢了。


5.
荣耀第十五赛季,周泽楷退役,至此,当年的“五圣”已全数离开了荣耀赛事的第一线。各类媒体翻来覆去地播放周泽楷退役的消息,一时走在S市街头随处都能听到周泽楷的老粉追忆往昔荣光,顺带回顾一遍去不复返的神话年代。似乎是为了配合这股浩浩荡荡的怀旧之风,荣耀发行方也乘机在神之领域推出了纪念性质的新副本“诸神之塔”,将当年封过神的角色都做成了守关BOSS,分列在不同塔层里,推倒了上一层的选手BOSS才能进入下一层。充满煽动性的活动预告一出,立刻吸引了大批玩家,点开荣耀论坛,十有八九都会首先看见关于诸神之塔的讨论帖。

周六晚八点,副本入口将准时开启。七点半,周泽楷从浴室里一出来,就看见叶修正端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他先前洗过澡,绒绒的干发帽还松松垮垮地套在头上,显然是没得到主人的好好利用。周泽楷瞥了一眼,走过去后先插上了电吹风,再拿起那块绒布边吹边仔细替他擦干。再一看,叶修自己头发都没拾掇,却早早打开了另一台笔电上的荣耀,账号卡都给他插好了。

“这么急?”他问。

“当然!不是说是BOSS是按选手出道顺序排列的么,那第一层估计就是你了,难道你想被别人推嘛?”叶修说的有理有据。

周泽楷一听有理,立刻坐到了他身边。虽然是活动副本,BOSS首杀一样会上公告,他可不想看见其他人首杀君莫笑的字眼上电视。屏幕下角的时间一变成八点,“潇洒一枪”与“神说要有光”立刻登进了副本。一进去,叶修便轻轻地“咦”了一声。

第一层的守关BOSS竟然不是一枪穿云,而是另一位叶修无比熟悉的角色——一叶之秋手持却邪,正静静立在地图的另一端。但一眼便知,这与当初叶修曾经操作过的一叶之秋已经大相径庭,看他的装备外观,应该是代表孙翔站在这里。 “没退役的选手居然也在。”叶修一边操作角色挥舞战矛,一边和周泽楷咬耳朵,“他的话,应该还可以再打几年。”

“嗯。”周泽楷答道,“不过,也在培养继承人了。”

昔年一起奋斗过的战友大多已经退役,去年他们便收到了方明华孩子满月宴的请帖,下个月又要去参加吴启的婚宴。而他们曾为之奋斗过整个青春的荣耀依旧生机勃勃,跟随叶修在第十赛季出道的兴欣队员们正值当打之年,每年全明星得到的票数均在前列。与此同时,一代代生机勃发的少年们不断地进入到职业圈中,为同样的梦想,做着与他们当年一样的努力。

“真好啊。”一叶之秋倒地时,叶修这么说。

他知道叶修在感慨什么,轻轻点了点头。没有生在联盟不限报名年龄的年代、职业生涯没能再长一点,这亦是他的遗憾。但如果他真的生在那时,同样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他会错过叶修。

这么一想,还是现在好多了。

第二层的守关BOSS果然是一枪穿云。在一起五年,两人配合的默契度早已非同凡响,干脆利落地拿下了首杀。再上一层,是夜雨声烦,是王不留行,之后,又到了大漠孤烟。 “发行方很上道嘛!正确地把我排在第一了。”沿着螺旋楼梯上去时,叶修笑着对他说,“看霸图的还不气死。”

站在顶层的君莫笑感知到了他们的到来,手中千机伞一抖,立刻变成了矛形态。叶修轻敲了两下键盘,对他道:“小周,上喽。”

语音未落,神枪手与战法已同时疾冲而上。无需交流,对方的每一个动作自己都心知肚明,叶修站位一变,他即知这是要换哪一种打法。子弹与炫纹交织在一起,烈如一曲重鼓击出的行歌。这样的画面,他曾在脑海里演练过无数次,又与叶修真正并肩作战了这些年,早已熟悉得如同身体的一部分。

游戏里的BOSS君莫笑毕竟不比叶修亲自操作的灵活,千机伞从头到尾只换了三个形态。叶修推倒了自己,操控着神说要有光走到“君莫笑”身边,转动视角向下看了一眼,叹道:“哎,我怎么觉着这个比我的要好看呢?”

“神说要有光,潇洒一枪首杀君莫笑,登顶诸神之塔”的公告已浮了出来,周泽楷满意了,侧过身亲了叶修一下:“你最好看。”

叶修笑着说了声“肉麻”,把他往衣服里乱摸的手扔出来,欲迎还拒地嚷了两声:“这是干嘛呢,首杀了哥了不起啊,哎……”

周泽楷也笑着, 道:“先推BOSS,再推你。”

他说着,伸出手去,把他的光芒拥在怀中。









快两个月前写的东西,现在自己已经看不下去了……这都是啥(。)

至此拍案的故事就全部结束啦,脑子里其实还有很多相关的梗没有用掉,有缘再见吧:D

评论(4)
热度(255)

© 露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