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

【周叶】拍案惊奇 番外二(上)


*完售且大部分姑娘都收到本子啦,混个更,祝大家中秋快乐XDD



番外二 追光



1.


“宛若夜空,寂静无声而群星遍布。”*


于周泽楷而言,“沉默寡言”似乎已经成了公式化的标签,相较之下,内里的细腻善思却被藏在不善言辞的表壳下,能窥见其内心之一斑的人总是寥寥无几。直到几年后、当沉默的枪王与他炫丽的打法形成了联盟内著名的反差,才有记者在报道中感叹——“不知周泽楷选手是否也有不为人知的瑰丽内心世界”。


有的。正如只有八分之一露出水面的冰山,水下的峰峦才是无人探寻却又壮极美极的本体所在。而多年以来,旁人的误读渐渐形成惯例,也因了他本身的腼腆拘谨,沉没的部分便一直被拘在水面之下。久而久之,他的世界也成模定型,欲观者只见其表,欲探者不得其门。再后来,年岁渐长,其中又被放进了许多秘密,和一支他曾以为永远唱不出声的歌。他小心地掩藏着装了满心的秘密,以为将带着它们走到生命尽头——只有“告诉他”这一件事,是行动力卓绝的枪王迟迟不敢做的。


直到有一天,次元的大门轰然洞开,那个人自睡梦中醒来,猝不及防地闯入了他亲手搭建的世界。


2.



周泽楷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


长期写日记能锻炼诸多能力,系统化思维、强化记忆、锻炼文笔等等不一而足。而对他而言,开始写日记的理由很简单——小学时语文老师在课堂上提倡学生们写日记,并列出了日记的如上几处优点,幼时的周泽楷又向来听话认真,习惯一旦养成,便坚持了十数年。在职业栏还可以填“学生”的年代里,他从来都是老师眼里刻苦又乖巧的模范学子,是以他高中毕业便放弃大学去做职业选手的选择让许多长辈多年后仍无法理解。而哪怕日后的他成了荣耀历史上最成功的职业选手之一,光环加身、拥趸无数,在回母校谢师之时,曾教过他的老师总会叹息一句:“当年要是读了大学,现在也是满腹诗书的大学问家啦。”


他会笑着应一声,心里却敞亮如镜,找不出一丝悔意。


幼时的日记里会有很多琐碎的内容,小男孩握着铅笔,一笔一划认真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老师的嘉奖,旅行间的见闻,父母的鼓励期待……整个童年时代被印在纸上,再翻起会觉得稚嫩可爱得想笑。他也是在这段时间养成了记录生活的习惯,哪怕日后战队工作再忙再累,也始终没有停下过。


中学伊始,他第一次接触了荣耀,从此略略几笔里记的便全成了游戏经历,队友如何,副本如何,又发现了一种打法……垒沙成海,一年到头,厚厚一本日记竟成了一整套详细的神枪手操作法则。初二,荣耀职业比赛拉开大幕,日记里的内容又换成了每日对比赛视频的观后感,从选手的打法、续航控制到技能组合,他认真地记下所见所想,并不断在过程中充实着自己。


和很多人一样,他看的第一场比赛,是叶秋的。


以如今的眼光来看,初期的联赛的确是过于简陋了。哪怕是尖峰之上的斗神,征战之初所装备的银装也只有却邪一件,打法也不如日后那般奇诡多端。但也正是这样的斗神,以最“土”的打法装备光耀了整个初代联盟,成为荣耀最初的扛旗人。没有一个荣耀的初代粉不会对叶秋心生向往——哪怕是从来都嚷嚷着要和嘉世你死我活的霸图粉,也一样。


于他,一场不落地追完了叶秋的赛事后,充盈着的感想除了仰慕,更多的应是战意——想要发现叶秋没发现的,想要做到叶秋没做到的,想要站在叶秋赛台的另一端,成为能与叶秋分庭抗礼的那个人。比起追星者,他更像一个摘星人,要把那颗嵌在天际的星星摘下来,或者,就站在他身侧, 成为与之比邻的另一颗恒星,和他一样亮——比他还要亮。


他仍记得第一赛季决赛的时候。第二场,嘉世主场迎战皇风,那时的皇风亦是如日中天的强队,王牌角色扫地焚香是当之无愧的神级驱魔师,只可惜,他们撞上的是叶秋的时代。那些年里,永远都是对手强,叶秋更强——他的强仿佛是永无止境的,险境只会逼出他的无限潜力,推着他攀上下一个巅峰。一场激烈非常的鏖战过后,终于落到王对王的最终赛点,战术无用,垃圾话亦是无用,扫地焚香与一叶之秋同时提步冲向彼此,镰与矛冲撞间光影乱舞,炫纹与符纸覆盖屏幕,在解说嘶声力竭的呐喊中,导播将镜头转到了扫地焚香视角,两边的血量都在飞速下滑,每一步都是在刀尖行走——


最后,他只记得却邪雪亮的矛尖直刺过来,绽开一串耀目光团。血花飞溅间,驱魔师应声而倒。执矛的斗神立在满目疮痍的废墟地图上,一束光从地图尽头射到他凛然直立的脊背上,让面无表情的角色仿佛浴在漫天光华之中。“荣耀”的大字闪现,几乎破屏而出。


他直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像随时准备跳起来一样,前倾着身体,死死盯着电脑屏幕,几乎忘了呼吸。一直到舞台点亮,到了颁奖环节、叶秋消失之后,仿佛停摆的心脏才骤然填足火力,猛烈撞击心房,滚雷轰鸣般的心跳声擂着鼓膜,指尖烫,脸颊烫,浑身都颤着发烫。


当天晚上,他握着能找到的最粗的笔,在日记本扉页上重重烙下了两个大字:



叶秋!



3.


十八岁,第一次客场到H市比赛前,方明华告诉他:“一会赛后,带你去见见叶神。”


他始终对叶秋抱有诸多感怀。只有深入了解荣耀之后,才会发现“叶秋”究竟是多么一个无所不在又挥之不去的名字。

他的身影仿佛已渗入荣耀世界的每一寸土壤,这种阵型是他首创,那种打法他是祖师爷,各类BOSS首杀是他,经典攻略作者也是他……避不开,也逃不掉,愈了解,便愈觉得他强。他也曾和每一个荣耀粉一样幻想过叶秋的样子,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想不出来,每一种模样似乎都对,也似乎都不对,他和他的打法一样,千变万化,无从琢磨。


他最终还是在场下看见了叶修。听了方明华一声“叶神”,檐下低头拿着本杂志在看的年轻人蓦地抬起头,咬着的烟和嘴角一起扬了起来。叶秋饶有兴味地望着他们,两指夹着烟在树边抖了抖,对他遥遥点点头:“明华和小周啊?”


走近了些,夏日浓绿的榆阴覆住了三人,奏鸣般的蝉声一阵一阵地作响,一点烟气和叶神的目光一起递过来,莫名烧得他脸上发热。叶秋仔细瞅了瞅他,得出结论:“哎,小周本人比杂志上好看多了嘛。”


他扬了扬手中的书页。是刚出的《电竞周刊》,其上一整页赫然都是周泽楷的最新写真。


方明华瞧着周泽楷颊边泛红,想来这是小腼腆又开始不好意思了,刚准备说些什么给他松绑,就听周泽楷来了一句:“你也不差。”


叶秋笑了一下:“小周很有眼光嘛!”


这是在恭维谁呢,方明华被呛了一下,寻思着准备开口,又给周泽楷截了。他年轻的队长直视着叶秋,问:“那,为很么不露面?”


“嗯,为什么呢?”指间悠悠地转着一支烟,叶秋的语气也是漫不经心的,“为了专心打游戏吧。”


这解释不能算假,即使主要原因是要躲着不让家里发现,想要专注于荣耀也是其中很大一部分因素。周泽楷看了看叶秋,又将眼神落在叶秋手中垂着的杂志上,慢慢地道:“这样很好。”


叶秋说是为了专注,他当然是信的。不是将一切都投入到荣耀上的人,是绝无可能达到如今“教科书”的程度的。这个人从不露面,从不接商业合约,打完比赛就及时撤离,赛后仍在看电竞杂志……他曾想过要怎样才能达到叶秋的高度,原来是这样的。


后来想想,与其说最初的周泽楷是爱上了叶修,不如说是他爱上了叶修爱荣耀的样子。专注,热烈,一心一意。人一旦见过了这样的专注,会情不自禁地想:如果这份专注,是属于我的就好了,不可以的话,分一点给我也是好的;又或是,也想拥有这样的专注,对荣耀,也对他。




TBC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与一支绝望的歌》之第十五首“我爱你是寂静的”

评论(10)
热度(242)

© 露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