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拍案惊奇 番外一(上)


番外一 温柔乡(上)

   

1.

赶着夏休期的尾巴,周泽楷和叶修住到了一起。整个过程说来简单,周泽楷在S市本就有一套房产,只是往日没有必须回家的理由,生活重心又多在俱乐部,慢慢便落了灰,只成了固定资产栏中的一行铅字。刚确定关系的恋人容不得一刻分别,叶修又向来潇洒,那晚千里送后回了趟兴欣说明情况兼收拾东西,第二日便又直奔新家而来。 


三伏已过,s市的热意却远未闭幕。一出高铁站,蒸腾的暑气便裹在热风中扑面而来,只走了几步路,背上稠粘的汗意便无法忽略。好巧不巧,周泽楷公寓的电梯又偏在此时报修,叶修三层一扶墙地上到十一楼,全身已犹如被热水浇过,发稍都能滴下水来。


进门空调一吹,他先复活了一半;被周泽楷迎上来的微笑一照,又是一个大治愈术加身,回光返照,血槽全满。


这世上原来真有这么神奇的事:被喜欢的人满含情意地望一望,长久跋涉的疲劳乏累便一扫而空,神清气爽的buff替之而上。能感知的每一段情绪都是喜悦,代不会肉麻的人告诉本心,你有多喜欢面前这个人。


所以他把行李袋随手一扔,朝他的小周张开了双臂:“抱一下。”


在周泽楷收紧的臂弯和轻轻的笑声中,他又自然无比地体会到了另一个事实:到家了。



2.

叶修来之前,周泽楷本在尽心尽力地打扫屋子,准备午餐,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展示男友力的机会。这一抱后便是节奏全停,缝死一般拆剪不能,嘴唇还在对方身上穿针引线,只求再紧一些,溶进彼此身体最好。他们用一组堪称拙劣舞步的滑稽走位跌跌撞撞地移到了浴室门前。背抵着玻璃门亲了好一阵,叶修才分开嘴唇,仰起脸问周泽楷:“洗澡?”


他本就湿透了,周泽楷被他贴身蹭了那么久,也不复开门时的清爽整洁。这两个字,从内容到叶修暧昧地往下沉的尾音,无不透着拒无可拒的旖旎。更别说,他的手指还停在周泽楷颊边,随着话语抚摸对方的嘴唇。


不直接推着人到花洒下将彼此淋个透湿,似乎就对不起此刻的无限风光。


气氛绝佳,情调也适宜,但枪王大大显然是哑火了。他只是盯着叶修,在对方毫不掩饰的视线中迅速飘红了脸,迅速抓过一边的衣服塞到叶修手里,小声来了句“还炖着菜”便飞也似的逃走了。


叶修:“……”


看小周刚刚猴急的模样,难道接下来的事不该是顺理成章的么?抓着衣服的恋爱新手也陷入了人生的巨大难题中,还是这糖撒的太猛了,小周一时没受住?


设计过无数精妙战役的联盟首席战术大师,人生头一次就没有营养的粉红难题严肃地思考了起来。



3.


周泽楷将锅里的菜仔细摊入碟中,又取筷尝了尝咸淡,这才满意地掀开隔帘,准备叫前辈吃饭。然第一个音还没落下,掀帘子的手却陷入了无限延迟状态。对面的椅子上,叶修正单手托着脸,似笑非笑地瞅着他。


惊到他的不是叶修的神色,这种黄少天张佳乐会觉得是嘲讽的表情早已在他的恋人滤镜里进化成了某种可爱的狡黠;惊到他的是叶修的衣着——他穿了周泽楷的衬衫……看上去,也只穿了衬衫。


叶修身形较他略窄,于周泽楷正好的衣物落到他身上便稍嫌长了,只能将将盖住臀部。叶修本是交叠着两条光裸的长腿,见他出来,先笑一笑,再抬起一只脚在他大腿上轻轻按了按:“这么能干?”


周泽楷差点没把盘子打了。


他僵在那,脸红的不像样,眼睫也垂着,看着都有点湿润了。叶修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期望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周泽楷却恢复的很快,平稳地把菜放下了,连夹了几块肉到叶修碗里,才道了声:“那……多吃点。”


……


这就是刚刚炖着的菜吧。叶修想着,用力戳了两下。


到了正经谈恋爱的场合,周泽楷高到离谱的腼腆值顿时体现了出来。叶修可是认认真真地把那些年周泽楷笔耕不辍的成果补完了,一章写要把他这样这样,另一章写要把他那样那样,就在昨天,卡肉一周的书桌play才有了新进展,新道具和新体位一齐解锁,看得他目瞪口呆。他寻思着压抑已久的恋人大约准备开始寻求实质解放了,这才一上门就投怀送抱——由他来发起主攻,到底好掌握节奏……


叶修在这边雄心壮志,甚至想到,一旦掌握了节奏,搞不好可以把周叶修正成叶周,一反第十区叶攻文不受待见的趋势……那边周泽楷的声音也落了过来:“前辈。”


叶修从反攻大业中被唤回:“啊?”


周泽楷的眼神乱飘,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嗯……今晚……”


顿了两秒,他的大喘气才结束:“……早点睡。”


他目光真挚,神情郑重,叶修毫不怀疑这的确是为了矫正他的作息着想……“你也是,”他同样真挚地回望小周,重读了后面三个字,“早点睡。”



4.


碗筷收拾罢,两人自然而然地坐到了电脑前。饱暖思荣耀,收定了心神的叶修也正有此意。无论何时何地,一旦碰到荣耀,他的投入就是全心全意的,以至于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里和文中一模一样的陈设:海报,电竞杂志,枪君手办……追忆旧梦以断点重续的温床于此刻的叶修来说无异于被已下了背景虚化,一眼都吝啬给予。


这回换周泽楷坐立不安。进入游戏不过半小时,乘着加载地图的几秒,叶修便感到有目光一道又一道地悄悄飘过来,眼神几乎实化了热度,一遍遍燎在他面上。地图加载完了,看到进入的是个安全区,又有一只手越过扶手搂了过来,亲昵地在腰间徘徊。


叶修啪地一下拍掉那只手:“忙着呢,不闹哈。”


周泽楷看了一眼屏幕。叶修玩的是个野号,看不出在做什么,但跑向目的地显然是在竞技场:“不忙。”


“怎么不忙,忙着约会。”叶修操作不停,完了还友情解释,“我老婆,”他指指屏幕,“荣耀女神。”


这还能忍。眼看角色一路奔进房间,周泽楷手起电脑落,合上了笔电,再一把罩到叶修身上:“先约我。”


方才还推推拒拒的样子这会就消失得一点不剩,叶修挣扎了几下,翻回新仇旧恨:“不是要早点睡?”


挺早的,周泽楷抽空示意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才过八点,的确早;睡是及物动词,也拨到了正在进行时,以示的确童叟无欺,说到做到。吻落下来,印在叶修的嘴唇上,周泽楷低声道:“刚刚……不合适。”


总不会因为这种原因之前才忍着吧!叶修笑也不是,就此吃亏又是万万不行的,他顿了片刻,反手搂住周泽楷脖颈,将话语送抵对方口中:“怎么现在就合适了?”


周泽楷顿了顿,到底没好意思继续往下说,叶修只觉颊边呼吸转烫,转眼便被人从座椅上抱起。他也配合地缠住对方腰间,任人将自己放着坐在书桌上。昨日重现,此时又再无隔阂,全然自由,两人的动作均加倍急切。热切吻了好一阵,周泽楷的手探进叶修衣摆,抚上他胸前两点;另一只手向下游走,顺着他的脊背一路滑下去。而叶修不动声色,亦是在他下身捞了一把,笑道:“硬了。”


那还用说。两人密不可分,紧紧相贴,身体的每一处变化对方都无从忽略。周泽楷在他肩上狠狠咬了一口,权当是对他明知故撩的回答。



而叶修捧着他的脸,在他唇上轻轻碰了一下,笑得眉眼弯弯:“想做?”

箭在弦上还如此拖沓,总不是叶修的作风。周泽楷刚警觉过了一瞬,就见叶修轻轻巧巧地从他怀里挣了出来,利索地翻身下桌:“自己写去吧。”



TBC

——

上次的图继续配给老叶:

评论(26)
热度(355)

© 露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