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

【周叶】看剑(Fin.)

※文如题的古风傻白甜,虎头(?)蛇尾……

1.

轮回山庄最近不大太平。

每到半夜,月上中天,巡逻的守卫总会晃眼看见一抹黑色的快影掠过墙头,迅极敏极地翻上山巅。但等他揉了眼睛再想细细看去,却又只见竹影微乱,月还是那个月,墙还是那堵墙,黑影却杳然无踪。

这事层层上报到了江总管耳中,当天便设下重重防卫,将四面山林都布成金汤铜墙。然不想,是夜,那人仍照来不误,还仿佛挑衅一般,在被迷香放倒的守卫脸上画了好精彩一张花脸。

一时江湖震动。如今虽是能人辈出的年代,可又有谁可轻易出入轮回如入无人之地,却又似带着戏弄的闲心,一毫不取,一人不伤?

如此纷纷传了许久,各种颜色的笑谈被翻来覆去讲了个遍,依然没有定数。江总管花了月余日日搜寻府内无果,只能暂断那人没有恶意,也便就此揭过了。


2.

很少有人知道,轮回山庄最僻静的地方竟是小公子的住处。又只有更少的人知道,原来盛名在外的周小公子竟生活得枯燥如斯。日日以身炼剑,对湖修心,对树悟意,借四时山色解枯荣之境。旁人只道周公子天性喜静,若非征唤不得轻易叨扰,故那场浩浩荡荡的大搜捕竟独独漏了这关键一处。

这夜星繁月黯。周泽楷独坐湖边,剑横在膝上,静静地等那人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听见微风掠过,树枝轻摇。再过一瞬,便是一人猛地倒挂下来,将一簇玉兰花递到了他面前,笑道:“一月不见,小周想我不想?”

“想。”周泽楷点点头,收了花枝,又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捧出一盒物什,“桂花糕。”

“贴心!还是我小周懂我。”叶修嘴上没个正经,一边轻轻巧巧地从树上翻下来,坐到他对面,“上次说好要给我瞧瞧的,带来了没有?”

这一回忆便要跳到数月前。因了无数日夜的念想,一切仍清明如昨。回到轮回家守卫第一次看见黑影上山那日,闭门不出多年的周公子头一遭遇见了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叶掌门。那一夜月出东山,映得满湖清光堂堂,轮回公子折木为剑,与不请自来的叶掌门实打实地打了一场,最终还是因为阅历不足稍逊一筹。

被矛尖顶上胸膛时,他已经闭上了眼睛。没想,他只听到了一声短促的笑音,然后那人说——“紧张什么,我只是来瞧瞧你的剑。”
从月出打到夜半,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有机会好好说几句话。叶修撤了兵刃,笑道:“都说轮回之巅藏有名剑,不知小公子可否借叶某一观?”

既无恶意,他也不是这么不大方的人。周泽楷只愣了愣,当下便抽出了身后的长剑,递给叶修。

“好剑!不灼则烫,陨铁剑身,暗火流纹,这便是轮回传家的荒火罢?”叶修翻来覆去地看了,不住称奇,“只不过……荒火虽奇,也早为世人所闻,我本以为该是把隐而不宣的奇剑的。”

正者剑势浩然,邪者行招奇诡,这定律虽不算放之皆准,却仍能反应剑与其人互相应对的关系。真心诚意地与对方打了一场,彼此都对对方品性了解一二,周泽楷竟也生出了不愿对方失望之感,道:“还有。”

叶修果然被挑起兴致:“可是传说中的碎霜?”

周泽楷颔首。世人皆知轮回有双剑世代相传,碎霜便是较之荒火更为人罕知的一柄。他这两字一出,就约莫可看做是愿把传家宝借叶修看看的意思了。

此中珍重之意,即便是叶修也不得不动容。“可否借来一观?”叶修道。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尚在坊中打磨。”

轮回的铸剑师佟林也是出了名的锻造神匠,碎霜定期交给他保养也在情理之中。叶修道:“那真真是可惜了。”

“下次……再来。”谁料,轮回小庄主竟出言相邀,“我会带来。”

此后,因着观剑的由头,叶修又前后来了数次。只是这数次来的都不巧,不是老庄主带出去云游了,就是武林盟借去镇场了。这半年断断续续的来访下来,剑没有见着,倒是把人混了个亲热有加。

而这一次,庄主云游刚归,武林大会奉剑而还,叶修想着该没有什么事可耽误了,连忙上山赴约,却不知与此同时,周公子也在暗自懊恼——

没有借口了。这次之后,该怎么留他下来?


3.

“这便是碎霜?”叶修问。

甫一出鞘,便有森寒之意直浸入手,拔剑便是寒光纷纷锐气难当。叶修随手一划,周边一块巨石便应声而裂,果真不负削铁断石之名。

但叶修神色却远不相匹。周泽楷一眨不眨地观察着他的表情,却见叶修并未有多少夙愿得偿的欣喜。尽管掩饰得当,他仍能从这人微蹙的眉宇中辨出一丝失望。

“不好?”他问。

“当然好,剑是好剑,只是……和我想的也没多大不同。”叶修又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疑惑道,“只是凭我对说话人的了解……总感觉不会是这么单纯的意思。”

他回想起喻文州说“轮回有名剑,何如上山一试”时微笑的神情,直觉萦绕不去,不敢置信竟然答案真如此简单。那人说的话,总感觉要仔细斟酌数遍才得的到其中真意。

是什么呢?叶修想。

他在看剑,周泽楷在看他。面上看不出,但他在着急。叶修失望了,这不是他想看的剑……没关系,他家的神兵阁里还有很多,如果叶修愿意,大可以慢慢看,如果有人说闲话,再来赶他,他可以嫁过来,光明正大地看……不对,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越想越慌,又觉得这是个好法子,口不择言道:“你别走。”

“我不走啊。”叶修奇怪。他动都没动。

“嫁过来。”周泽楷匆匆抓住他的手,急切道,“我……还有很多。你可以,慢慢看。”

虽然最宝贝的两把剑已经被看过了,但他还有很多。都看不上也没关系,叶修想看什么,他再买。反正,轮回向来都是内人管账。周泽楷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真是两全其美。

叶修:“……”

周泽楷的手滚烫,烧的他面上发烫,心里更烫。恍然间,胸口仿佛被利刃戳中了,既像堵满了,又像被掏空了,一缩一抽地让人难以呼吸。他看着周泽楷那张比他见过的任何人都俊俏的脸,突然悟了。

……原来如此。

能轻易钉牢他的心的,还有比这更绝世的绝世名剑么?

叶修不说话,突然微笑起来。周泽楷看得惴惴,刚想抬手抱抱他,却被叶修抢了先,倾身过来,在他唇上蜻蜓点水般点了一下。

周泽楷“………………!”

不等他再做什么,叶修已搂住了他,像抚摸绝世名剑那样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你的两把剑,我都已经看过了。”

周泽楷:“……嗯?”他已经开始心焦了。

而叶修还没准备放过他。他贴到周泽楷的耳垂边,轻轻地笑了。



“现在,想不想给我看看你的第三把剑?”





——

“全文只是为了玩玩最后一句”系列……

具体看♂剑过程略(捂脸逃)

评论(24)
热度(345)

© 露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