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拍案惊奇 1


※原作向小甜饼

※感觉是个很滥的梗,撞梗了望提醒

一句话概括剧情:周叶穿越周叶肉文,罪魁祸首竟为…!

 

01

 

 

 

 

 

叶修是被吓醒的。

 

背后贴着一具温暖的躯体。准确的说,是某人的胸膛。那人的双手绕过他的脊背将人抱在心口,手指自然而然地落在他胯骨上。盖着被子看不见,但不必想,凭触感即知,他,光的;身后这人,光的。

 

如果一句话还能让这件事更糟糕,那大约是:身后这人,男的。

 

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在他的交友范围里,想必没有这么手长脚长胸口坚实的姑娘。

 

那人的头就枕在他肩窝里,用一种乖巧的、仿佛依着抱枕般的姿势将鼻梁贴在他脸侧。呼吸相闻,肌肤相亲,这接触过于亲密无间,他只要动一动,便会破坏身后人轻和的呼吸。叶修在经历了并不短暂的僵直后睁开了眼,眼神在周边飞速转了一圈。

 

很好,不在兴欣。没有被老魏捉奸在床的危险。

 

然后……

 

这地方他好像不认识?!

 

不是酒店,酒店没这么重的生活气息。这大概是谁的家——估计就是身后这个男人的家。装潢简约,设计感强,姑且可证他品位不错。 

 

就这个姿势而言,身后这人大约对他没什么恶意。相反,这近乎交付了信赖与爱意的姿势已间接透露了这绝不是一次单纯的一夜情——叶修不知道哪种情况称得上更糟糕。

 

在上一段可靠的记忆里,他应仍是在兴欣打游戏。这晚野图BOSS格外给力,一晚上有五个地图连着刷新,他割野菜般收了一茬又一茬,不自觉地就熬了通宵。待拾取了最后一个BOSS的奖励,他只来得及把号停回竞技场,就一头栽在了桌面上,游戏音效都没来得及关。

 

他还确认了两个事实。

 

第一,他没有情人;第二,他不喜欢男人。

 

所以,在排除了所有属于正常范畴的理由后……能造成当下这种情况的,也只有灵异因素了。

 

一念及此,心下暂定,他稍微挪了挪身子,想从这般尴尬的姿势中抽开。身后的人立即察觉他醒了,眼睫缓缓颤了颤,拂在他颊边。叶修数了两秒,便听到身后人猛地抽了一口冷气,环着他的躯体骤然僵硬。

 

看来倒霉的不止我一个啊。叶修事不关己似的欣慰了一刻,酝酿着开场白转过头去。这一动牵动全身,身下源自不可说之处的酸胀感立时便一波波冒了上来。叶修把那口冷气逼回去,竭力抬头,撞上了另一双同样见了鬼似的黑眼睛。

 

“……”

 

……

 

…………

 

卧槽?!

 

对面的周泽楷显然也受到了人生的重创,一双漂亮的黑眸蓦地睁大了,不可思议地瞪着叶修。两人眼对眼,面贴面,一同在彼此眼中感到了命运的恶意。

 

叶修首先撤回目光,清了清嗓子,开口想说些什么缓和气氛,却发现他连“张口”这样的动作都做不出来。他尚在惊讶,对面的周泽楷神色却更加震惊,几乎是惊恐地注视着自己的手臂在被褥上支起,另一只手伸过去环住叶修,微微颔首,低头在叶修额上落下一吻。

 

叶修:“……”

 

要是真被一枪穿云的膝袭击中了,估计就是这种感受。

 

若是方才还不懂得周泽楷所做是为何,接下来他亦马上被上了一课。宛如被制成了提线木偶,冥冥之中自有什么在牵拉摆布,他的双手自动上抬,扣住了周泽楷的后脑,将人直接拉下来,覆上了自己的唇。
周泽楷:“……!”

 

这一吻一触即离,叶修微笑着看他,道:“今天有什么安排?”

 

这当然不是他会说的话。嘴唇开合,声带振动,每一个发声器官都似早已被设定好的程序般自我运作,尾音柔柔地上勾,生生带出了调情的意味。他脸上被迫笑着,心却沉了下去。

 

所以说,是只能说特定的话?

 

周泽楷的眼神与他如出一辙,双手却温柔地捧起他的脸摩挲了一会,答道:“陪你。”

 

叶修道:“你不是要去给营里的苗子加训么?先起来,我得上游戏看看。”

 

即使全然不了解话语的前情与目的,至少总算是一句他会说的话了。叶修刚欣慰没多久,就听周泽楷更加温柔地说:“上你。”
 ……

 

若不是动作受限,叶修就扭头不忍直视去了。即使面上熟练情人般的温存留恋仍无懈可击,周泽楷眼中却明明白白只剩两种情绪,一曰羞愤欲死,二曰若有所思。

 

“闹了一晚,还没够?”叶修笑道。

 

“不够。”周泽楷把脸贴下来,小兽般磨蹭着。

 

“行了啊,体谅一下老人家。”叶修笑着把他推开:“起来。”


情人间的“起床”远比叶修想像中漫长。从床边到洗手台,再从卧室到餐桌,两人贴在一起的身体就从未分开。叶修在镜前漱口,周泽楷就从背后圈着他,抵在穿衣镜前亲了一次,早餐时又互渡了一口牛奶。这一路亲热下来,茹素二十余年的叶修也总算体会到了何谓“恩爱夫妻起床套路”。终于盼到周泽楷出门训练,叶修送到门口,给他整了衣领袖边,温温柔柔地说了句:“早点回来。”

 

……刺激了一小时有余,如此人妻的台词已惊不到他了。

 

周泽楷笑着在他额上又吻了一下,这才转身出门。至此,两人都足以冷静以对了。

 

门关上,叶修松了口气。气匀到中途,门又开了。

 

周泽楷三步闪进来:“可以了。”

 

“可以什么?”回话是下意识反应,声音清晰地落出来,他才意识到,总算是说出一句自己的话了。

 

周泽楷回身关门,打开了手机看了眼时间:“三年后。”

 

“哦?”叶修也凑过去瞄了一眼,“所以——我们这是穿越了?”

 

一千多个日夜后,我和小周同居了,很恩爱,和普通夫妻只差一本证。叶修想着,简直要被离奇的未来气笑。但人的性格总不会有这么翻天覆地般的改变,他不相信谈个恋爱就能赋予他贤妻属性,更何况,从未听过哪里穿越了会受控制的——

 

——简直就像写好的剧本一样。

 

他抬眼去望小周,周泽楷却向后缩了一下,堪堪避开了他的目光。疑心刚起,便见他说了一句:“不是。”

 

“不是穿越?这么肯定,有什么猜测?”

 

又轮到周泽楷沉默。他顿了半晌,才摇摇头,仍是垂着眼的:“不确定。“

 

过了几秒,他才等到周泽楷的下文。年轻人望了望他,又望望旁边,眼神乱飞。像攒着什么极难启齿的事,他又过了许久才道:“前辈……”

 

一字一停,他终于挤出一个问句:“知不知道……第十区?”

 

“……?”叶修好生奇怪,“小周,君莫笑就是在那练的。”

 

“不是。”大概是他的错觉,周泽楷的脸有些泛红:“……论坛……”

 

言不如行,眼看难以解释,周泽楷直接下指如飞,几下点开了个网页,将手机递到叶修面前。这一串动作做完了,他也如脱水的植物似的,整个人蔫下来,只盯着自己的脚尖。

 

叶修接过手机,向下望去。

 

版头,粉的。

 

荣耀女性向论坛,女性向是什么?


大神下岗也风流,哪位大神?

 

 

TBC

评论(45)
热度(952)

© 露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