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

【周叶】论口红的正确用法(Fin.)

*娱乐圈paro,影帝X影帝

*灵感来自木村拓哉古早的口红广告。其他不懂,随便乐乐XD

——

(1)


叶修知道周泽楷接了个口红广告其实是这事火了蛮久之后了。他那段时间还在拍一部讲荒野求生的实验性片子,周围除了树就是满目的红土,风过四野吹不到一点人气,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都已经被自家男朋友变成玫瑰色的了。

这种心过于大的状态结束在他听到剧组里的化妆师和苏沐橙聊天的时候。夸张地尖叫不停,还好,全剧组都知道这姑娘是周泽楷的迷妹,没事就捧着手机刷“楷楷”;差不多把脸埋上面了,也没事,谁让我男朋友帅呢。

叶修本还保持着禅修老佛般的淡定,直到她喊出了那句“哇,真的像吻到了楷楷一样诶!”

……嗯?

身为巨星家属,真的很烦恼。叶修在心里叹了一声,转头去看,就见姑娘拿着一支口红在那兴奋得手舞足蹈:“总算托人给我抢来了!这支外面早就卖疯了,要知道这还是第一次请男明星做广告——能火成这样必须也只有我家楷楷能做到!”

“嗯嗯,必须的。”苏沐橙应付着她,抽空飞了他一眼。周先生的正牌男友,感觉怎么样?

习惯了。叶修见怪不怪地回她,拍拍裤子过去跟化妆小妹说话:“周泽楷代言什么了?”

“口红哇!口红!”一提这茬,那姑娘立刻打了鸡血似的捧出包装盒给叶修看:“怎么,叶神您也对这种广告感兴趣?”

“哪儿的话,就欣赏一下。”叶修接过盒子,翻到正面,立刻懂得这姑娘最近的狂躁状态是从何而起的了——就连他这种早已把人上上下下看多了的,都忍不住为上面的周泽楷把心折了再折。

男明星代言口红,本就是一件想想就旖旎的事,更何况请的还是周泽楷。拍摄的掌镜人拿捏的好,叫周泽楷只穿了一件半湿的白衬衣,扣子解到第三颗,漂亮的锁骨沟一览无余,也正好勾出胸肌叫人遐思的形状来。最要命的是他的神情——眼睫微垂,眸光迷离得刚好,嘴角也似笑非笑地勾起来,构成一张既无辜又危险的脸。常有影评人说周泽楷身上那复杂到勾人的气质最叫人沉迷,说的就是他这种学生般清澈的纯情和沉默时不动声色的魅惑。这两种本截然不同的气质揉在他身上,就赋予了他一眨眼就令人尖叫的本领。

这些还差不多都是周泽楷硬照的标配,真正让他变得让化妆姑娘捧心颤抖的是广告(本来)的主角,口红。玫红到深红,薇色换褚色,纷纷色系被如油彩般画在了周泽楷那张盛世美颜上,撩人得不可思议。这看似凌乱的笔画让他难得地显得天真了,薄唇微启,像有爱语将落未落。

诶,广告创意不错。叶修专业地感慨了一下,才说了句:“真帅。”

“叶神也这么觉得对吧!”叶修平时没架子,小姑娘直接像见到了同好似的冒出了星星眼:“楷楷这么完美,哪有女明星配得上啊!”

呵。叶修微笑了一下,隔着兀自陶醉的姑娘和苏沐橙对望一眼,向下努努嘴,示意化妆小妹手上的包装盒。

给我整一盒呗?

居心可疑,你要干嘛?苏沐橙挑眉。

咳。叶修笑,用口型说——“有用”。


(2)

虽然周泽楷和叶修好上已经有些年了,真正住在一起还是这半年的事。各家狗仔只知道这小区隐私保护得好,两任影帝都在这置产还买了个对门,却不知这这层的一梯两户早已打通,整层都是两人的爱巢。

一连十几日的拍摄终于抽出半天空休息,周泽楷开门落锁走到卧室,就见叶修坐在床边,手上把玩着什么。

心咯噔跳了下,不详的预感。

“楷楷回来啦!”叶修抬头见他,很热情似的。


“……”周泽楷迫不及待迈向他的脚步生生一滑。他走到人面前去,用嘴唇报复。

“等等。”没成功。叶修抗议着,举起手中的东西挡到他嘴唇前,“先给我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被口红抵着,周泽楷望过去的眼神有点委屈。

“你什么时候接的广告我都不知道,这是还怕我笑你啊?”叶修说着旋开盖子,“净知道勾引别人姑娘,自己家的都不照顾。”

……

哦。周泽楷懂了,他把膝盖抵在床沿,俯在自家人耳边厮磨:“怎么哄?”

“脸转过来,我教教你。”叶修显然早就准备好了下招,从善如流地把他的帅脸扳过来。他一手勾着周泽楷的下巴,一手握着口红:“正好,其实我早就想这么玩儿了。”

口红稍腻的触感在脸上滑过,周泽楷不必看就知道叶修写了什么,怕痒似的微眯了眼——左边脸一个叶,右边脸一个修。


仗着名字好写就盖戳呢?周泽楷拿眼神挑他。

最后一撇笔画落定,叶修的手却没有停下。左手一边解着扣子,右手握着口红沿着他的下颔一路画下去,直到腰线。手被捉了,叶修仰头看他一身的红线,这才满意地亲了一口:“我的。”

好幼稚,好难得。周泽楷笑出声来,拿沾满颜料的脸去蹭他,任两个人的脸红得糊成一团,倒像了害臊的两初哥。蹭着蹭着就要亲,亲着亲着不用颜料也红起来,周泽楷把叶修翻过去,衬衫早就扔边上了,直露着大片光滑背脊。他把口红抢过来,顺着人脊椎勾画。叶修觉得痒了,忍不住来回挣扎:“干嘛呢?”

“画乌龟。”周泽楷说,一边手上用力抹糊了那几个“爱”字。

骗鬼呢,明明是笔画难懂的字。叶修不信,径直把裤子踹了,喘着叫他:“小周,来。”

最终进入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抑住喉咙里滚出的叹息。叶修的脸埋在枕套里,往日过于苍白的脸因情潮和颜料而泛着动人的殷红。身后的动作渐止了,热源缓缓降低。周泽楷贴近他的耳畔,舌尖在他面上舔过。

“甜的。”周泽楷声音笑里还带着喘,也不知道是在指什么。

纯天然食品级原料制成,只为那一口香艳。叶修恍惚间想起包装盒上的广告词,忍不住笑了。


(3)


清早叶修起时周泽楷已经走了。档期不等人,留给主演休息的时间也不过十几个小时。叶修睁开眼,床单上还满是口红渍,白白红红的,简直是雪地里的几点梅,艳的扎人。


走的太轻巧,不像小周的作风啊。叶修感慨着走到镜子前,抬手把睡衣脱下来。还以为今早上得下不了床。

咦,睡衣是昨晚做完才换的,怎么也有口红印。叶修低头去看,顿时傻眼。

胸前一片红印。小学生写字似的,一笔一画严肃认真,整整齐齐列在他左胸口,周-泽-楷。全没了签海报时龙飞凤舞的潇洒,倒像是小孩子握着笔,严肃地给所有物签名。

幼不幼稚啊!叶修呆了几秒,摇头笑起来,“好肉麻。”


脸上写了叶修,人就是叶修的。

心口上写了周泽楷,心就得是他的。

他又看了看镜子,很满意一样,把要穿的衣服直接套上去。反正今天不露肉。

肉麻。



太太太肉麻了。






————

虎(?)头蛇尾……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土下座

评论(41)
热度(1267)

© 露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