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

【周叶】钟神秀 01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小神仙,他叫做叶修。叶修正在讲故事,讲给一棵树。


——对,山神叶修就是特别无聊。


从天地茫茫一大荒的年代开始,叶修就是个山神了,还是个敬业的成功山神。他所司的千机山是高到让人看了就不敢爬的那种高,山尖直入云霄,站在山巅只能看见四野茫茫的白雾。白雾飘过来又飘过去,带点湿润的水汽,再带点稀薄的灵气,将一山的花草树木都养的水秀葱茏。从山神庙里望下去,满眼的绿色随着风潮汐一样摆动,润泽得好不养眼。




但叶修十分不满意。

这倒不是说他是个挑剔的父母官,辖区有一点不好就担心影响政绩。相反,他平常散漫得很,也就只觉得这事特别糟心——

作为四方山神之一治下的的天下第一峰,除了他之外,偌大的山上竟然连一只开了灵智的小妖怪都没有!

要知道他可是天地起初就从混沌中挣出的那几点元灵之一,托身在这四万五千丈的高山上,山就是他的本体,与他一并枯荣。凡人都有崇拜高山的天性,顶礼膜拜的人多了,再加上千千万万年汲取的日月灵气,顺理成章地成了四方神中第一个化形的山神,力量还居四方之首。只是不知是不是培养出他一个就用尽了山上的灵气,他孤零零地长了好几万年,这山上草木动物倒都是生机勃勃,却连一只精怪都找不出。

为了构建和谐法治六合防止地方官坐大,天务院早在封神那日给众山神下了律令,如无必要,一位山神能离开属地的时间屈指可数。即使是像叶修这样勤勤恳恳干了几万年的天庭公务员,混到现在一年的带薪休假也只有一两个月,剩下的时间都得在山上呆着。这就造成了叶修纵有通天纬地的大能,平常上班的时候也只能坐在山上拔草。

仙生好无聊。认真的。

化形九万年后,他驾着鲲鹏去微草参加三千年一次的四方大会。虽然律令上写这该是制定下一个三千年地方发展规划的重大会议,但众山神俨然已把它变成了一个嗑瓜子拉家常的公费度假。对于叶修来说,这就是一个找机会逮着人问天命的好日子。

“你是不懂清净的好。”微草王山神那时一边拨弄着他园子里的几根草,一边头也不抬地回答他:“有时我也想和你换换,就一座山,最多再加一只鲲鹏,都不用担心人员可持续发展。”

“小点到现在还是连话都不会讲。”叶修遗憾地望了望身边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像在专心听讲的鲲鹏,这是玉帝发给山神的专用交通工具,要上天上天要下海下海,扶摇直上九万里,毛发光柔长得萌,可惜就是有点傻。

“得了吧,你以为每只鸟都能长成黄少天?”王杰希哼了一声,继续修剪他家宝贝的枝叶,“真长成他那样了,我看你也要后悔。”

作为蓝雨山上官衔仅次于山神的大妖,黄少天的名号也算名震六合,任谁都能侃两句这只鹦鹉妖的逸事。叶修呵呵了两声,才把自己晃到王杰希眼前,“说正经的大眼,帮我算算呗?给小不点看相你最有经验,看看我山上哪一只活物最容易成妖?”

这话倒也没错。王杰希这满园子种的都是药草,承天地之露养了上千年,有好几株已醒了灵智,化成小童模样成了王杰希的徒弟。也因了王杰希的辛勤培育,这微草山上觉醒的小妖怪是四方中最多的,叫叶修好不羡慕。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王杰希沉吟了半晌,手指在广袖下捏了个小推演术,才道:“——是棵树。”

“树?”叶修本以为该是只小狐狸什么的,追问道:“哪棵?我回去好调教。”

“哪棵灵气最足就是哪棵。”低级问题,王杰希懒得解释。

“当年天庭搞山地规划培训的时候我就翘了园林建设那次,早知道就去听老方的讲座了。”叶修啧了一声,又转头来问他:“这是要多施点肥的意思?”

王杰希斜睨他一眼:“草木皆有灵,你拿出对人的态度好好对它,化形只是迟早的事。”

哦,对人的态度。叶修悟了。





觉得自己悟了是一回事,实际操作起来又是另一回事。找到目标的树后,如何“拿出对人的态度好好对它”成了叶修职业生涯的一大挑战。交流是没指望了,没化形的树连喵都不能喵一声;对它谈论人生哲学诗词歌赋?叶修没点这个技能点。显然肢体动作也没啥用,总不能牵着根树枝当拉小手吧。

痛定思痛,叶修选择了讲故事。



“……上回说到哪了?讲到三万年前上天开年会了?”

树抖了抖叶子,好像在点头。

“哦,那次年会奖品特别不够意思,打赢了结果就得了个号称结了一万年的蟠桃。我一气之下就去偷了冯天君的百转玉露还金丹,喂给了小点当鸟粮。小点吃了一夜之间翅膀又长了十几丈,一扇能把喻文州吹飞。”叶修坐在树前,有气无力地给棵树讲睡前故事:“然后少天拎着他那根冰棍就来找我打架,也不看看哥是谁,根本不用我出手……后面老冯派过来的追兵就够他料理了。”

树:“……”

“哎,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还不化形啊?”一个人讲话怪累的。又讲了一千年的光辉历史,叶修说的口干舌燥。还不知道王大眼有没有说真话,这样的胎教行不行的通。

“……”树委屈。没长语言器官不能怪它。

“还得长个多少年啊?”叶修没骨头似的往地上一躺,“哎,等你出来叫你什么好呢?”

“……”

“周泽楷,好不好?”叶修望着千机山上团团叠叠的云雾:“咦,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名字了?不过又有水又有木,勉强一点还有土,挺适合你的,就这么定了吧。”

粗通灵性的树木:“……”

“小周,这么叫没问题吧?”叶修觉得无聊了,从袖口摸出一杆烟管叼着:“哎,你会不会开花啊?开个花我看看?”

“……”

那袅袅的烟气顺着山顶飘渺的云雾慢腾腾地往上飘去,最终归为一处,散在垂下的大片云光中。

有风经过,吹的树叶簌簌作响。叶修讲累了,靠在树干上,又吐了个烟圈,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每段传奇都得有一段开场白,讲完了才好叫故事粉墨登场,在最开始的最开始,他们就是以这样懵懂的姿态相逢——即使一方无谓所以,一方神智未开,羁绊却已如烟气与云雾,相互勾连消长着,再也分不了彼此。



————

那啥,求个评论(*¯︶¯*)



【后续都删啦,坑了坑了(挥手.jpg】

评论(24)
热度(276)

© 露舟 | Powered by LOFTER